初入醫界的時候,桑紗曾向艾倫搭話。那時候的她一如大多數的實習生,穿著秀麗、打扮整齊,不嫌麻煩的化著清晰而舒適的妝容。

「值得嗎?」蹙著憂鬱的細眉,她的聲音疲倦,卻似為了她所釐清的真相。顫抖的眼睫細長,閉眼的瞬間透著眼尾的淚光,她說,這份工作並不值得。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桑紗是今年的實習醫師,她的個性聰慧,遠比尋常人敏銳。若以其他職業,或許是個不錯的特徵;但以一個醫生來說,這未必是什麼好事。

跪在休息室的走道內側,脫去白袍的桑紗緊抓髮絲,崩潰似的低聲哭喊。在校期間,她的心理素質可稱上等,直到醫院之後,她才意識到:她的內心不過爾爾,甚比他人更加敏感。

當休息室的大門遭人推動,她顫抖著肩,以一聲尖銳至無的尖叫取代言語。舉起雙手,徒勞無功的阻止他人的接近,桑紗哽咽至痛苦的吐息。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文章標籤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文章標籤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