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年的列姑射,流傳著一首古老的歌。

——憤怒的山神降下瘟疫,只能獻上山神的新娘。

部落的孩子們唱著,部落中的大人也如此歌唱。所以,瘟疫來臨時,山間的部族便依照祖先流傳的歌曲獻上名為新娘的祭品。

照理來說,祭品的候選人必須是長老的女兒,名為夏瓦的部落也不例外。

部落裡的大長老有三個女兒,分別是擅長唱歌的長女巴奈、特別漂亮的么女妠萊以及次女黎茉。若是三人所得的父愛相同,他們的父親就要忍痛割捨自己的長女——然而,事實卻非如此。

戴上厚重的鈴帽,拉緊掛著圖騰刺繡的新娘服,黎茉安靜的坐在點了輕燭的祭壇上。祭山的人們依循順序帶上部落中的作物,規律的排在黎茉身旁;主持祭祀的山巫咬著蛇蠍般的文字,毫不留情的將祭壇上的少女推下深淵。

「為了部落裡的所有人,妳必須成為山神的新娘。」

冷漠的話語、刺眼的視線。黎茉知道,從她被選為祭品的那一刻,她就不再是人。至少在夏瓦的人們眼中,她已然成了為逃過災難而生的道具。

 

她是祭品,是人們仰賴的道具,而非一個年僅十四歲的少女。

 

 

長達半天的儀式結束後,人們以大石堵住離開祭壇山穴的出口。他們不帶任何感情的離去,留下大量的祭品與安靜的少女。

唯留星點的燭火搖擺,隨著時間逐漸消逝,當黑暗籠罩整個祭壇,少女才敢流下淚水放聲大哭。哭聲在山洞中迴盪,當她適應了黑暗的環境,她含著淚水走下祭壇,徒手敲打不可能打碎的大石、挖掘不可能撥動的山壁。

時間不斷推移,直到吃盡人們留下的祭品,直到十指折斷,她也不願放下離開的念頭。偶爾會有風從山穴的上方吹來,黎茉認為,那裏會是最後的突破口。

咬著牙,拖著痛到麻木的雙手向上爬,她隨著風的流動,在黑暗中找到一線光明。

 

——她始終沒有離開。

 

從十米處落下,落在石製的祭壇上,大量的鮮血順著祭祀的刻花流下,沾染破爛的嫁紗。朦朧的雙眼直視上方,她再也無法見到那片輕風吹拂的大地,就連完整的葬禮也不被允許。

 

她是祭品,是人們捨棄的道具,也是一個,年僅十四歲的少女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清樓 的頭像
清樓

漱月鳴箏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