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是一個無可救藥的騙子。」
 
會客的大門闔上後,洛夫的母親留下話語便行離去。負責手術的艾倫默不作聲,沉默的望向醫院的白熾燈;燈管明暗,似是到了淘汰的時候。

輕聲的嘆息,他拿起矮桌上的資料,趨步走離廳室,和門外的醫師碰了頭。塔米的年齡較長,和他相比,塔米的白袍換新,配著醫院的建築、潔白的惹人扎眼。

「洛夫還是個孩子。」聽見對話的塔米說道。他知道艾倫即將面對一場終會失敗的手術,他知道洛夫的生命僅是風中的殘燭——但也僅是如此。

「無論結果如何,他都擁有懷抱希望的資格。」於肩輕拍,塔米小弧度的勾起嘴角,冰冷而平淡的開口:「我們本來就是騙子。」

 

 

 「哪怕,就連自己也得欺騙。」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清樓 的頭像
清樓

漱月鳴箏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