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術漫長,費時龐大;直至中末,死神豎立,凝視著人們的掙扎。帶著堂而皇之的笑意,死神不言不語,僅是以旁觀者的身分注視這一切。

手術結束後,割命回天的死神向艾倫致敬,帶著洛夫的性命離開刀房。敵不過天的艾倫只能嘆息,將訊息傳達給在外等待的家屬。

洛夫的母親與奶奶待在外頭,他們帶著沉重的神色聽著早已明白的結局,倏地,手術室外再一次被他人的哭聲所籠罩。

洛夫的母親很冷靜,鬆拳又握無數,別過眼迴避艾倫的視線。洛夫的奶奶卻在艾倫的臉上烙上一道通紅的印子,泣不成聲的抱住那頭蒼黃的白髮。

洛夫的母親將奶奶隨一旁的護理人員安置,沉默半响,走到艾倫的面前傾身,細而冰冷的低語:
「你連難過的資格都沒有。」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清樓 的頭像
清樓

漱月鳴箏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