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休息室的事件之後,桑紗不再出現在醫院的任何一角。有人說她辭職,有人笑她軟弱,無論如何,桑紗已經離開醫院這點都是無可厚非的事實。

站立醫院的頂樓,艾倫依靠著邊際的圍欄,沉默的注視著陰霾深深的天。當他想起桑紗的存在,他便質疑自身的心智;無論是人心還是人性,這些虛無縹緲的事物都難察覺。

他沒有相信自身情緒的理由,一如當時他對洛夫說謊一般,他也可能向自己說謊。

醫師塔米沿着鐵梯爬上屋頂,他向早在上頭的艾倫打過招呼,隨後走到對方眼前。

艾倫曾向塔米說過桑紗的事。那時,塔米並沒有給予任何回應。他有意識的迴避話題,抽開手,不干涉艾倫的思緒。

這會兒,大手一覆,他粗魯的搓揉著艾倫的髮絲。

「別怕。」他說,「埋葬不等於失去。」

埋葬不等於失去——何等瑕疵的承諾。

艾倫一笑,瑕疵間,他卻無可反駁。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清樓 的頭像
清樓

漱月鳴箏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