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對眼前的女子,塔米困難的深吸吐息。與自己相處多年,他早知道自己有些人格上的疑慮,但他總是一笑了之,盡其所能的迴避此事。

挺直身板,脫離舒適的椅枕,他的諮商師冷漠,靠著脆弱的道德說著制式化的言語。

「你怎麼看待......你的病患?」

雙手合十,蘿拉試圖找尋諮商的突破口;塔米來此已有一段時間,她不著急,但也不願僵滯會談。

話雖如此,蘿拉依然無法輕舉妄動。邏輯上,他們之間的進展得靠塔米的付出,而她只能以旁觀者的角度進行片面的協助。

「我的病患?」輕顫一瞬,塔米若有所思的反問。他將目光轉向兩人之間的圓桌,凝視著桌面上從未書寫的白紙。緊接著,他如洩了氣的皮球般後傾,放鬆的揚起嘴角。

 

「我根本,不在乎他們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清樓 的頭像
清樓

漱月鳴箏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