偏執的癡迷變質,瘋狂的思緒冷靜,難以招架的,是宿命又或人性。

點燃燭火,徒步廢墟,陰暗的空間唯有一人的嘆息。男人思索著曾經,那狂妄與悲喜交錯的神色。

若說致命的是人性,鬼神之事又何足畏懼。

沉默著,是或不是,無需言語。

拉開廢墟最後的門,放下燭台,拉下襯衣的帽子,男人情不自禁的笑起。

這便是故事的最初及最終。

 

「好久不見,陽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漱月鳴箏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