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酒吞童子的疑問》
※時間線:茨木斷臂前
※微酒茨

 

 


妖異化形,遵循世界的定律、常理的運行:無中生有為虛,五成化十為實。沒有例外,沒有法外。

大江山的鬼王酒吞自然也受此限。曾經為人的他能夠幻化成各種相貌的人類,就是不能化為人類之外的物種。而他化人,除去自己為人時的樣貌,大多得要見過、看過才能建構。

由此條件,酒吞總對茨木化形一事感到疑惑。

  「你這傢伙怎麼老是化成女人?」

姑且不論羅生門邊的狩獵,茨木就是和酒吞到平安京閒晃也帶著女人的樣貌。雖說茨木為人時的外型與現在的差異應該不大,但是多少年的交情,酒吞從未見過茨木化作人類男子的樣子;更不要說是過去的模樣了,那是連邊都沒見過。

「吾友持為男人,而我化為女人,自是融洽。」素指沾點、退去薄紗,與酒吞同行平安城的茨木如此答應。變作人類女子的他總是禮數,習慣似的帶上典雅卻誘人的姿態,「怎麼,有何不妥?」

我只是好奇你身為人類男子的外貌。收回抵達舌尖的話語,酒吞咳聲。即便對象是茨木,他也不能冒然窺探他人的底細。

「嘖,沒事。」路過攤販並立的街,酒吞順手拿了塊柿子餅塞入口中。「我只是覺得連散步都要化成女人很不方便而已。」疑問依舊,酒吞選了個較婉轉的句式掩蓋自己的心思。順利的話,茨木可能會了結他的疑惑;不順的話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損失。

「吾友莫擔心,我已經習慣了。」接過酒吞咬了一口便遞來的餅,茨木若有所思的看著上頭的咬痕,「如果你希望,我可以變成男性的模樣。」順著缺口咬下,茨木蹙眉,顯然不是太喜歡它的味道。

將剩下的餅交給路邊的小妖,茨木甩袖,詢問著酒吞的意見。正有此意的酒吞也不推托,牽著茨木的手就往暗巷走去。

幾隻張著血盆大口的妖怪紛紛退讓,就連捕食的妖怪也得止住,替兩人空出一個舒適且安靜的空間。

不愧是引領眾生的鬼王。茨木笑道。離開人群之後的他立刻恢復了聒噪的性格,惹得酒吞好氣又好笑。

「快一點。」

一聲催促,伴隨著化形的細煙。

化作男人的茨木比酒吞高了些,帶著酒紅的髮與十六青年的臉。稱不上帥氣的同時也稱不上陽剛,說是漂亮還較說得過去。最重要的是,那臉和妖怪時的茨木可說是大相逕庭,誘人程度絲毫不遜色於女人型態的他。

這使酒吞再也按耐不住,一把抓住茨木的肩,惡狠狠的與他對視。

「茨木,回答我。」加劇手中的力道,酒吞無意識的在茨木的肩膀上抓出無數道血痕。這麼多年來,他真正想問的問題只有一個——
「你這傢伙真的帶把嗎?」

 

「......吾友要看嗎?」
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清樓 的頭像
清樓

漱月鳴箏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