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答應我家二十凸妖狐的文
※私設有,微鬼使白x妖狐
※不喜快逃(?!)

 

 

 

來到陰陽寮已有些許時間,妖狐在寮內的日子可說是艱苦萬分。

初到寮時便一戰五階大蛇,方才三星便同尚未長大的孩子們面對閃著雷電的六階麒麟。說不害怕是假的,說恐懼到是真的,多少摧殘下,就連追求女性的心思也定了下來。

站到麒麟或是大蛇眼前,他們總抱著赴死的心情上陣,崇拜的望著「那個人」從不退卻的身影。

就和所有人一樣,妖狐也崇拜著他,甚者仰慕那個被喻為戰神的男人——鬼使白。

他們之間的交集不多,只有組隊是他唯一能和鬼使白搭上話的時候。這不是什麼容易的事;想和鬼使白搭話的人太多,鬼使白願意回應的人則太少。大家爭先恐後,唯有表現傑出者才有機會獲得對話的資格。

而今天,他終於得到了這份殊榮。

 

 

「妖狐。」沉穩而溫柔的嗓音響起,收起招魂幡的鬼使白走到妖狐身側,若有所思的注視著他。深不見底又不失溫暖的目光如此,看的妖狐心底發癢。

「你最近很努力。」拉起妖狐垂放的手,鬼使白將懷中的五星針女交給對方。在大家的目光下,將眾人都想要的東西交給了戰力不穩的妖狐手中。「這是我想給你的。」

不可置信的看著手中的御魂,妖狐顧不得禮數的推辭:「這東西......小生收不得。」注意到鬼使白眼底的疑惑,妖狐有些狼狽的捲起尾巴,像是做了什麼壞事般心虛,「鬼使白大人還沒半件五星吧?留著給您用,會比小生使用更——」

話語未盡,妖狐便被鬼使白的反應轉移了注意:
高不可攀的戰神一如常人般輕笑,對待孩子似的搓揉著妖狐的髮絲與耳,親暱的就像是對待家人一般。

現在是怎樣?難道小生要被升為高階幹部了嗎?想著擺明不可能的事,妖狐不由自主的豎起那對毛茸大耳。若是升上幹部,他就有機會站上前線,跟著鬼使白等人一同闖蕩,那該是何等榮譽。
當然,那機會從不屬於他。

「鬼使白大人?」收起擔任前線的夢想,妖狐有些猶豫的開口。鬼使白的反應總有他的理由,不該是無緣無故的行動。

「抱歉。」恢復平靜的鬼使白收手,指向不遠處的陰陽師。晶紅的眼沉澱,不再透漏任何情緒。「阿爸最近很窮,養不起這魂的。」

「......這到是。」

百感交集的收下針女,妖狐垂耳。他們的對話結束了,如果沒問題,鬼使白便會離去;相對的,如果有問題,他就能把握住與戰神相處的時光。

 

「鬼使白大人,可以請您教小生使用針女嗎?」

攔住即將離去的男人,這是他的賭注。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清樓 的頭像
清樓

漱月鳴箏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