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什麼是問書人?」

窩在男人的懷中,瘦如柴骨的男孩問道。過長的髮絲因長期營養不良而染上病態的白,宛若破布的衣著早失去禦寒的功能,傷痕累累的肌膚沾著乾涸的血漬——有男孩的,亦有他人的污血。

當今亂世,正是中原分裂之時,在這爭奪權力的時代,人們的性命不過殘燭一支;活著也罷,死了也罷。若想活下去,則要擁有在地獄中生存的覺悟。

拉緊男人的長衫,正因男孩有了在地獄中苟活的覺悟,他才能夠與他相遇。

「問書人是記憶故事之人。」輕柔的搓著男孩的髮絲,男人睜著黃昏色彩的雙眼,凝視著遠方的虛無。「亦是不可被記憶之人。」細長的睫毛隨著清風顫抖,男人那驚世而脫俗的美貌一如他的名字,使萬物降服。    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