塔米的過去並不複雜。

和許多人一樣,他有一個人人稱羨的母親以及嚴肅寡言的父親。出門在外,他們是個美好到令人嫉妒的家庭;關門之後,他與父母卻是僅存暴力的加害人與受害者。

他不怨懟父母的態度,無數傷痛皆然隱忍。畢竟,塔米知道,他是母親與強姦犯生下的孩子,是這美好家庭之中的醜陋毒瘤。

他恨自己,遠勝於帶著淚水施予傷害的母親;他恨自身,遠勝過未曾一語的父親。於是,他逼自己走出人群,隱匿不堪的身世,以過去為動力獲得如今的地位。

和蘿拉要了一張紙,與自己相處多年,塔米知道自己有些人格上的疑慮。他是一個為了地位不擇手段的男人,亦是一個沉迷謊言的為財醫師。

同時,也是一個渴望親情的男孩。

熟捻的折著精巧的紙飛機,塔米讓蘿拉打開諮商室的窗戶,緊接著,便將手中的紙飛機乘風,穿過窗門翱向天際。

——塔米的過去,並不複雜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清樓 的頭像
清樓

漱月鳴箏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