黛娜雪是個活潑的女人,身為戰地攝影師,她有著堪稱美好的理想與抱負。
 
所有人認定,有生之年求不得的和平,在她心中是如此的接近。她總笑著說道,無論花費多久的時間,終會迎來人們期盼的世界。
 
——直至黛娜雪死前,她都是這麼說著。
 
直到她死後,她依然沒有放下笑容,並留下了極其震撼的紀錄片。
 
 
 
※※※
 
 
 
冰冷無聲的雨,僅有十人的葬禮。戰地攝影師的送別總是寂靜。
 
沒有哭泣的低啞,沒有訣別的話語;沒有載人的棺蓋,沒有逝者的親人。唯有曾經的同事成列,平靜的注視著破損的相機。
 
當人擁抱遺體,歌頌著生死訣別。攝影師們僅能注視著那人緊握的底片,追掉著死者的功勳。
 
當人面對相框,追尋著往昔的容顏。他們嗤之以鼻,僅把逝者從不離手的相機捧在手中。
 
對戰地攝影師來說,他們的照片不存靈魂。他們,即是那台陪著自己出生入死的單反,沒有例外,更不打算成為例外。
 
細如晶點的薄雨打溼了埋葬的土地,攝影師們拋棄手中的傘,架起了高挑的腳架,熟捻的固定好自身的相機。
 
他們饒有默契的排成一列,任由中央的人拿著黛娜雪的相機。
 
他們笑著,面對閃爍的鏡頭。一如黛娜雪仍舊活著那般,理所當然的笑著。
 
漸大的雨點吞沒了快門的聲響。送葬時刻,他們拍攝的並非訣別。
 
而是他人存在的證明,生命的軌跡
創作者介紹

漱月鳴箏

清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